【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雨露人生www.tsdhg.cn】
当前位置 : > 散文随笔 > 短篇散文 > 正文

冬小麦

作者:admin
来源:未知 时间:2021-05-04 10:55 阅读:0次   我要投稿   作品点评

 冬小麦

 
      ■  刘素萍
      
以往的冬天,感受还没有过足瘾春天就来了。而庚子年的这个冬天,因新型冠状病毒的侵蚀,感受是那么的漫长。然而,没有一个冬天不会已往,也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。尽管疫情还在,但明媚的春天仍然如约而至。
 
因为老家的屋子拆迁,弟弟提前几天拍了几张旧宅照片以作纪念,还顺手拍了田野里的大片麦田。弟弟说,老家的土地被承包商承包了,有劳动能力的青壮年大多背起行囊,进城打工。弟弟也不例外,经人介绍,弟弟在县城当了一名银行保安。
 
看着这些照片,我意识到承载我童年少年快乐、让我魂牵梦萦的乡村即将消失,思绪情不自禁地回到了生我养我的那片热土。
 
小时候,每年的早春,我都市脱下厚厚的棉衣,与小同伴们去田野撒欢,或随着嫂子去麦地挖荠菜,拿回家包水饺或凉拌都很好吃。辽阔的田野一望无边,目之所及皆一片绿色,返青的冬小麦恰似一块绿地毯铺在大地上,更增添了大地的春意盎然。早春的微风,多情而温柔,轻拂着我的脸颊,吹的我心里痒痒的舒爽。过不了多久,风儿又会将绿油油的麦田吹成浅黄、金黄,直到麦花飘香。
 
小麦凭据播种季节有春小麦与冬小麦之分。春小麦主要漫衍在长城以北,耐旱而不耐寒,因为这些地域冬季特别严寒,所以在开春以后才可以播种,称为春小麦,春播秋收。而冬小麦就差异了,秋季播种,夏季收获,在生长历程中抗寒能力极强,其幼苗要渡过整个严寒的冬季。等到来年春天时,幼苗才分孽,扎蹲长大。
---
 
犹记得小时候的冬天就是雪的世界,那时候似乎经常下雪,而且每次下得还很大。飞翔的雪花,洋洋洒洒、飘逸妩媚,大地一片银装素裹,特别妖烧,冬雪、冬趣尽在其中。特别是到了“大雪”节气,一场大雪事后,冬小麦就盖上了厚厚的“雪棉被”进入了休眠状态,麻雀们在雪地里嬉戏、觅食。
 
寒风中,我经常看见大人挑着两个大罐子来到田间地头,将罐中的水(实则是尿)慢慢倒入白雪笼罩的麦田里。然后,白色大地上立马泛起黑土和墨绿的麦苗,恰似白纸上绘制出的一幅水墨画。小时候,常听大人说“瑞雪兆丰年”、“麦盖三床被,枕着馒头睡”。
 
那时候我怎么也不能理解,冬小麦只有经受严寒考验与入冬前的碾压,才会磨出比春小麦味道更好的面粉。
 
记得过冬前,就会看到爷爷牵着牛拉着大石磙子,慢腾腾地在麦田里来回走动,麦苗立即被石磙碾扁下去,趴在地上。我问爷爷这不把麦子都压坏压死了吗?爷爷告诉我说,这样是为了防止小麦过冬前生长旺盛,保住根系水分富足,来年小麦才气增产。经历严寒的冬天,再经过碾压,小麦才会将根系深深扎到大地,以便吸收更多的营养。东风细雨之后麦苗儿才会更壮,才气孕育出越发丰满、越发芬芳的麦粒。
 
长大后才知道爷爷说的这番话,与杨绛先生说的“人生好比香料,捣得愈碎,磨得愈碎,香得愈浓烈。”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 
美丽的冬雪需要严寒,喜悦的生命需要忍耐。没有谁会轻易乐成,在乐成之前都要经历漫长的期待、煎熬与奋斗,能够蒙受着磨练与攻击,不停积贮力量,才会变得越发成熟与坚强,人生才会有更多的收获与乐成。

    阅读感言

    所有关于冬小麦的感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