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雨露人生www.tsdhg.cn】
当前位置 : > 散文随笔 > 短篇散文 > 正文

乡村是乡亲

作者:admin
来源:未知 时间:2021-05-04 10:51 阅读:0次   我要投稿   作品点评
 
      ■  尹巨龙
 
 乡村的清晨是被鸟儿们 “扑腾”醒来的,月光还在驼背的山上转悠,村口的大树上吊下来两三声鸟叫,便徐徐啄开了乡村的大致轮廓。起床生火,几口罐罐茶之后,农人的吆喝声随之而起,整个乡村便活泛起来。
清晨的乡村就是一幅黑白山水画,没有彩色的渲染,简朴到似乎只有一村一河,一河两岸,半片富贵,半世古朴。逐渐地,日子从梦中醒来,推开了山头厚厚的云层,伴着晨霭寥寥升起,阳光如同荒草,见缝插针;大山厚重,把河流越挤越细;鸡群扯着嗓子给岁月留下一道道爪痕。露水偶遇阳光,从草头跌落,粘着农人的裤腿,掉下一滴滴心事。
 当阳光铺满河床的时候,农人的汗水甩开膀子从额头奔出,年轻的劳动力走出村口把乡愁拧成一根细绳系在心上。地里的麦子冷静头,收敛金光,生怕镰刀磨去了刀口的缓慢,磨去了生活的疼痛。田地就是一个特写,黝黑的皮肤是主角,蛙声、鸟声是一茬茬裸露的画外音。一顶草帽,一把锄头,把眼群山包裹的乡村妆扮得厚重而又朴素,让即将失传的扁担在肩头“吱呀吱呀”闪出家乡优美的弧线。
黄昏时分,落日从树梢垂下,炊烟从屋顶升起。灶边膛火正旺,一瓢水下锅,“呲”得一声,日子的油沫儿就浮了上来,菜刀与案板是一曲经久不衰的村谣,从厨房响起;闻着黄土味的香气,农人漂浮不定的心这时候也会徐徐地沉淀下来。一天的时光没有浪费,一生的时光在鼾声中便入梦而来。
乡村如此简朴,乡野如此质朴,没有繁多的古巷,只有一条通向富贵都市的小路长年照看,奔忙在外的男人,经历再多的跌跌撞撞也不会迷路。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二
 
东风解冻河面,从岸边浮过,在旷野里撩逗晶莹剔透的日子。天气温润适中,乡下的春天慢慢铺展开来,桃花、梨花和苹果花相继经历了花开花满天、花落花各处的大起大落之后,绿色从开始的一星半点,再到迷茫葱郁,徐徐便把乡村困绕起来。柳絮借着东风掠面的空档,一股脑地从树上滚落下来,槐树在低头认输的同时,也不忘把它的清香施舍给过往来客,一串串槐花从枝头吊在半空,远远望去,就像从瓦蓝瓦蓝的天空底色中倒浮出簇簇珍珠,加上山高水长的意境,风物旖旎。
夏风戴着几顶衣衫褴褛的草帽,在田间遮遮掩掩。几枚青果隐于叶后,但也会让路人生津,中午时分,光意正浓,鸟雀噤声。树荫下,影子越来越小,整个乡村开始眩晕,祥云四起,各方诸侯齐聚乡村上空,眉带眼笑,大有普度众生之意。庄稼肆意疯长,露出成熟的颜色,老人们在烈日下上演着虎口夺食的剧情,整个乡村,俨然就是一个敌后凭据地。
秋天的荒郊,是一片相忘于江湖的天地。草屋之上,大风豁拳行令,瓦蓝瓦蓝的日子罩在头顶,东山的红叶染遍西山,麦垛静静耸立在场院里,面不改色地期待秋后问斩。瓜熟蒂落,并不仅仅是一个生活的成语,更是一份岁月的写照和虔诚的期盼;谷仓枕着束扎成捆的麦垛,窃窃私语,在稻花香里说着丰年。夕阳西下,日头沦落天涯,鸡犬破解了“老死不相往来”的密码,各自回巢窝,月亮从檐角抛出一张弥天大网,网络那些逝去的苍凉。
隆冬初来,大地一片迷茫,麻雀在雪地上踩出生活的真实足迹,乡村从繁重的劳动中解脱出来。墙角下,多年的没有变味的旱烟冒出缕缕痕迹,壮年的男人把自己从都市邮寄回来,同时回来的另有那份永稳定味的乡愁。隆冬时节,积雪越来越厚,日子也越来越厚,岁月就这样逐渐丰实起来。
 

阅读感言

所有关于 乡村是乡亲的感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