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雨露人生www.tsdhg.cn】
当前位置 : > 散文随笔 > 短篇散文 > 正文

小 院

作者:admin
来源:未知 时间:2021-05-04 10:51 阅读:0次   我要投稿   作品点评
 
      ■  崔治营
 
至今我还住着平房,拥有一个二十平米见方的小院子。
 
我的小院子里一年四季都有迷人的色彩。春天,阳光金灿灿的,天空蓝悠悠的,蒲公英从砖缝里钻出来,淘气地打出一柄柄金黄的小伞。过冬的小葱从冬天的睡梦中醒过来,揉揉惺忪的眼睛,抖抖软绵绵的身躯,通身就绿了起来。那绿色鲜亮水灵,透着爽彻心扉的嫩,吸一吸鼻子,能闻到它们从土壤里罗致来的清香。新种下的丝瓜、黄瓜出土了,娇小的苗苗怯生生羞答答的,叶片儿绿中泛黄,有的头顶还顶着几粒细碎的泥土。
 
夏天,丝瓜、黄瓜开花了,满架子金黄的花,巨细纷歧,芬芳四溢。入夜,银白的月光撒进院子,仙人球悄悄地举起长长的花柄,开出乳白色的花朵,吐出醉人的花香。
 
秋天,院子里的绿色悄然减退,茄子的紫红慢慢加深,一阵清风走过,密密麻麻的丝瓜叶子在墙上泛起深绿的涟漪。
 
冬天,雪女人带着空灵的梦下凡来了,给我的小院子里铺上一层纯洁的白。就算不下雪,正对大门的影壁上粉红的桃花犹自泼泼洒洒地开放着,一道白色的瀑布从白云缥缈的天上飞下来,在它们身边溅起千万朵洁白的水花,将它们遮盖得格外娇艳。
 
俗语说“燕子不外三月三”,每年也不知道具体是哪一天,生动的小燕子从南方赶回来了,经常是今天黄昏还没有丁点征兆,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,一个燕子家庭就站到了我门洞上方的电线上。它们都长得十分相像,玄色的头,玄色的身子,铰剪似的尾巴,白色的肚皮,我也搞不清它们是不是我去年的相识。
 
燕子们歇足了力气,有两只呢喃着飞到我的小院子里来,先伶俐地绕着小院子飞几圈儿,就停在了纤细的晾衣绳上。稍喘几口气,它们又同时飞了起来,从廊厦东头飞到西头,又从廊厦西头飞到东头,反重复复也不知道飞了几多个来回,不约而同就相中了廊厦正中的节能灯,尔后一个漂亮的斜掠,就一高一低挂在了灯线上,灯线没有丝毫准备,不安地晃悠起来。
 
两只小燕子毫无惧色,亲昵地攀谈了几句,又倏地飞走了。再回来的时候,它们的小嘴里就有了泥儿,有的时候还可能是草,不知不觉间,夏天来了,灯绳上结了一个精致的燕子窝。再厥后,两只燕子开始高频率地外出,燕子窝里消息越来越大。终于,四个小黑脑袋绕了燕子窝一圈儿。两只大燕子飞来时,四张黄黄的小嘴儿齐刷刷地张大,喊出兴高采烈的声音。
 
一眨眼,秋凉爽了,壮大了家族的燕子们又聚集在我门洞上方的电线上,不动也不叫,似乎在团体反思。然后在某个夜晚,团体飞往它们的第二家乡。
 
燕子们走了,两只懒惰的麻雀又飞了来,两个家伙叽叽喳喳闹了一阵,也瞄上了廊厦中间的灯绳。不外,它们不自己垒窝,而是坐享其成,将燕子窝里它们认为是垃圾的工具扔出来,又衔几根鸡毛放进去,就心安理得地住进了新居。
 
每年春天,陪同着燕子的到来,我的小院子里另有其他小动物到访,好比鼓眼睛的小蜜蜂,好比穿花衣的蝴蝶。起初是零零落落,随着天气大暖,数量呼啦啦多起来。它们不介意谁是小院子的主人,自顾自地在黄花绿叶间盘旋,飞得倦了,便旁若无人般落在花蕊中间搔首弄姿,左顾右盼。偶有迷路的蝉闯进小院里来,它凄厉地尖叫声惊扰了它自己,一振翅,又逃离了。
 
太阳西坠,明月初升,蜜蜂、蝴蝶歇息去了,蟋蟀、纺织娘等鸣虫却欢实起来,轧织轧织地奏出一套乡村小夜曲。
 
作为主人,我喜畛刳小院子里散步看花,念书品茗。倘若是雨天,我喜畛刳廊檐下看珠帘垂幕,听珍珠啪嗒。无论干什么,小院子都送给我满心的安宁和愉悦。

阅读感言

所有关于 小 院的感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