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雨露人生www.tsdhg.cn】
当前位置 : > 散文随笔 > 短篇散文 > 正文

洗澡

作者:admin
来源:未知 时间:2021-05-04 10:38 阅读:0次   我要投稿   作品点评

 洗澡

 
      ■  驼铃
      洗澡是一大乐事。
 
  才到初夏,水微凉,干活的大人们都还没感受到热,小孩子们已经热得不得了了,见了水就要伸手伸脚,一旦瞅到没人盯防的时机,便把自己一抹到底,露着个小鸡鸡往水里跳。
 
  山村里的小溪“漾漾泛菱荇,澄澄映葭苇”,是山涧憧憬的诗和远方;山腰与山麓的小水塘“山涧依硗J,竹树荫清源”,水浅而幽,凉甑娜蠡,是人畜都喜停留歇憩的世外桃源。
 
  山里的水俱不会盖过头顶,在我的小乡村,从未听人说起过有谁是被水夺走生命的,倒是如鱼得水一般因此快意得很。
 
  小同伴们能把一溪澄明酿成浊“酒”醉在其间,摸鱼捉蟹吊水仗,就算是个茅坑也能被顽劣掀起海浪来。有胆大的,爬溪边苦楝树上往水里跳,在小同伴们羡慕的欢呼声中水花四溅,惹得水田里的鸭子在郁郁葱葱的稻苗下“嘎嘎”着也想振翅扬波。大人们一般是不在小溪里洗澡的,小溪太小,伸展不开他们黝黑结实的腿脚。他们要洗澡的时候,往往站在水井边,拎一桶井水兜头浇下,打个寒颤,头颅与身体抖落得水淋淋的,像上岸的鸭子抖水梳理羽毛。或者他们三五成群往上沟的山湾堰塘去,百十米见方的水域可以恣意伸展,俯看鱼翔浅底,仰观蓝天白云,模糊间浑不知自己在天上照旧在水里,还可以一塘喊杀之声来个村级的游泳大赛。
---
  我们不屑。 我们最常去的其实是山腰水塘。溯源而上,多有凸石嶙峋,骄阳林间照,清泉石上流。一俟进入斯境,大伙便抢占地形,在掩体后伸出个脑袋,嘴里发出“砰砰砰”“突突突”的枪战声,收回胳膊又立马甩出“手榴弹”,不多的涧水居然也能炸得水花四溅硝烟弥漫。绕流的乱石下往往躲着一些大巨细小的螃蟹,它们色泽金黄,差异于小溪里的乌青色,我们称其为旱爬海。掰开石头,留下小的期待长大,我们选大的捉了架在火上烤熟,再去地边崖畔采来山楂、刺梨或者桑葚,弄出一场荤素搭配的野炊盛宴狂欢。吃饱喝足了,跳进水塘嬉戏,看山风掠过树梢,听空山鸟语,闻山花与庄稼推送的芬芳气息,凉幽之中浑不知骄阳酷暑。往往玩耍尽性的时候,家中老大或者老二便找了来,“就晓得你们几个小屁孩在这里,快回去,别忘了给爸妈带个桑树条上!”弟弟总是灵巧得很,露出怕怕的样子,忙捧了吃剩的螃蟹腿和野果,嘴上抹了糖——哥,你吃,我给你留倒的!哥哥就欢喜地伸了手在弟弟的小胳膊上刮了一下,说你看你,洗也不洗洁净,身上还巴着这么多甲(污垢)。
 
    多年后站在蓬蓬头下淋浴热水澡,事情劳累之余的解乏也是挺舒爽的,一想到儿时嬉水的情景,就狠劲地搓洗,想要洗出个鲜明洁净的自己,“自净方能净彼”。能洗洁净么?随即便会冒出这么个纠结的自问。“居士原来无垢”,都市喧嚣得整日灰尘飞扬,你就是把自己洗得再怎么洁净,明日一出门,就又沾染上了灰尘。澡常洗而身不净啊!“水垢何曾相爱”。此处不往深处探究了,省去三百六十五字吧!嘿嘿!
 

    阅读感言

    所有关于 洗澡的感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