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雨露人生www.tsdhg.cn】
当前位置 : > 散文随笔 > 短篇散文 > 正文

悲苦岁月十五年

作者:admin
来源:未知 时间:2021-04-29 11:12 阅读:0次   我要投稿   作品点评

 悲苦岁月十五年

 
 
 
任宗耀
 
在社教运动中我家的身分从贫农一下子被“捞”成了资本家,这直接影响到我们兄弟姐妹几个的前途和婚姻问题。
 
我1971年结婚时已27岁了,妻子是农村户口,我知道户口问题将是很难解决的。结婚结果真是城镇户口报不上,农村生产队又不给分粮,妻子成了名副其实的黑人黑户,厥后又有了两个孩子,原来我家的供应粮就不够吃,再加上三小我私家没户口吃粮就更紧张了。
 
尽管我每月把32元人为留下几元理发、买牙膏钱外全部交给了父亲,每当月底粮食接不上时父亲照旧发愁地说:“粮食又接不上,咋办呀?”身无分文的我看着老父亲愁苦的面容想了再想终于对父亲说:“爹,把我分出去吧!这样家里肩负会轻省些。”分居那天怙恃亲都很惆怅,母亲流着泪说:“好娃哩,我们实在是没措施呀!”我心里也刀割般难受!我说:“我知道,我也不能让家里受连累。”这是我的真心话。
 
 
 
作为宗子,我既不能酬金怙恃,又怎能忍心让怙恃为我而增添忧虑呢?分居后四口人吃我一人的供应粮(31斤),油票和布票也要从黑市上买。那时供应粮一袋面粉才8元多钱,而麦子一斤黑市上也要五六角钱呢。因粗粮自制,我们四口人有时几个月连一颗麦都见不上,一天两顿饭都是玉米糊汤。大人好说,孩子饿得直哭,但也没有二两粮票给他们买馍。
 
记得有次听说粮站处置惩罚土麦(可能是仓基础吧),我托熟人买了几百斤,妻子罗呀、筛呀弄了几天,人都成了土人了,居然从中捡出几十斤瘪瘪麦,磨成面粉连一点筋丝都没有,而我们却吃得很香!
 
我的人为厥后调到36元,但找一年买黑市粮总比别人多花几百元,钱老是不够用。记得有次我急着买粮跑出去借钱,跑了好几家都没借到,又跑到一个亲戚家照旧空手而回,走到半路上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,脚被一块大石头绊倒了,弄得满身是土。回去后妻问我借到钱没有,我伤心地哭了!家庭身分和妻儿的户口问题像两块大石头重重地压在我的心上。
 
 
 
随着十届三中全会的召开,身分问题一风吹了,我们家又恢复了原来的身分。但户口问题我写了几十份申请照旧泥牛入海无消息。有次我遇见一位铜川同行,他问起我的生活,我说:“36元人为,三个黑户,黑市粮食还要偷着买,因为是资本主义倾向。”他听后说:“要放到我身上简直没措施活下去!”
 
说来也怪,我的生活虽充满忧虑,而对我从小就喜欢的文学创作却充满了激情!在那段岁月里,我的诗歌作品频频在《延安报》《延安文学》《陕西日报》《陕西工人报》《绿风)和《诗刊》等报刊发表,我因此加入过延安市两次文代会。
 
1986年因我的职称(三级修版师)和别人的资助妻子和两个孩子的户口问题终于解决了。得此喜讯热泪盈眶,自结婚至此已15年矣,想到这15年因户口问题而受过的种种艰难困苦我不由得坐在窗下吟诗一首:
斗转星移十五春,镜中鹤发染双鬓。
坐看娇妻容颜老,苦育子女长成人。
辛劳曾为五斗米,做诗空耗七年心。
欣闻国库供商粮,热泪滔滔湿衣襟!

    阅读感言

    所有关于 悲苦岁月十五年的感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