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雨露人生www.tsdhg.cn】
当前位置 : > 短篇美文 > 精美漫笔 > 正文

爸 爸 的 目 光

作者:admin
来源:未知 时间:2021-04-20 15:41 阅读:0次   我要投稿   作品点评

 文/关伟(黑龙江)

 
爸爸离开我们已经快两年了。每当一小我私家,亦或是夜深人静时,爸爸生前的一幕幕就会在脑海闪现,久久不能散去。尤其是感受到他似乎总在默默地微笑地看着我们,一刻也没有离开似的。
2017年5月20日早上起来,我和媳妇上早市买一点新鲜的水果,准备吃完早饭去看看爸爸。自从爸爸查出得了肺癌以后,我和媳妇险些每个周末都要买点工具去探望。正当我们要用饭,妹夫来电话说,爸爸可能不行啦!虽然我对这一天已有准备,但照旧感受来得太突然。前一段时间我去大兴安岭出差,走之前还去一趟。其时他在床上躺着,平时不愿说话的他,看我们来了,就是只是盯着我们,也不吱声。我说,我要去一趟大兴安岭,得一个礼拜吧,等我回来,我们再来看你。他照旧不说话,目不转睛的看着我们俩。当我们要走时,他示意我妈还想起来送,我看他很费劲的样子,就和我妈说,别叫他起来了。我们俩边转头边往外走,躺在床上的他,眼睛一直随着我们,直到房门关上。万万没想到的是,这竟是我们相互看的最后一眼。
当我们急冲冲赶到妹妹家时,爸爸闭着眼睛,好几个医生正在全力抢救。我们几个焦急的在屋里来回转。纷歧会儿,医生说,送医院吧!然而,到达医院后,也是回天无力。爸爸就这样走了!他一定想看看我们再走,这个时机老天没有给他,爸爸一定很是遗憾。人要是有先知先觉就好了,那样头一天晚上我们一定会来看看爸爸的。妈妈说,昨天一天还好好的,吃了三顿饭,每次都能吃多数碗,还吃了几个草莓和大樱桃。早上四点多钟,他说有点饿了,正想给他弄点什么,我转头一看你爸头歪了,我看欠好,就赶忙叫你妹妹他们。厥后他们就叫120,又给你们打了电话。
爸爸1935年出生在吉林,第一份事情是边防警察,转业厥后到黑龙江地质部门,一干就是一辈子,原来是干部厥后转业当起了司机。
从我记事起,爸爸似乎只管事情不问家里的事,平时不太管我们,也反面我们说什么,险些从不指挥我们干这干那,有点文化的他也没教过我们背诵唐诗宋词,讲什么寓言故事等等。小的时候,他险些年年出野外,春暖花开时开车走,满地黄叶时,甚至有雪花飘落时才拉着满满一车工具回来。他也不管我们的学习,任由我们自己生长,倒是妈妈一直和我们说,要好勤学习,长大有前程,也支持我们学习,在外惹了事,也是妈妈出头处置惩罚。长大后,我和爸爸之间也鲜有交流的时候,逢年过节,一家人偶尔玩玩麻将,我们倒是爱开开玩笑。有时我们几个故意设计叫他上当,被他识破后,他就一句话,“不玩了”然后就一推牌。我们几小我私家只好连哄带劝把他拉回牌桌。
结婚后我搬到了哈尔滨,爸妈还住在阿城玉泉。刚到哈尔滨时事情忙,孩子小,交通也不方便,有时一两个月才气回去一次。记得有一次我们三口人坐火车回玉泉,爸妈很兴奋,当天晚上,做了十来个菜,我和妈妈都喝点白酒,爸爸自己喝了两瓶啤酒。第二天中午吃完饭,我们要回哈尔滨。爸妈家距离火车站或许有二三里地,要走二十来分钟,而且路欠好走,拉修建用石的大车许多几何,车一过灰尘很大。我们不叫他们送,爸妈说,待着也没有事。那时,哈尔滨与玉泉之间另有市郊火车。我们要坐下午三点二十多的车,因为到的早,还没有检票,需要在候车室里等了一会儿,爸爸没和我们一起进候车室,我以为他嫌屋里热,在外面等呢。然而纷歧会儿,他双手拿着四根冰棍进来找我们,并分给我们一人一根,他自己没有。我把冰棍递还给他,他没接,边退却边摆着手说,你吃吧,我不热。检票了,我们几个挥手,示意他们回去,他们也和我们挥手,但仍然站在原地没动。进入站台我们找比力靠后的车厢就上车了,车厢里人不多,我们拣个靠左边车窗的地方坐下。因为是始发站,十多分钟后火车才慢慢启动,当列车经过室外检票口时,车速已经比力快了,我却突然发现,爸爸一小我私家趴在栅栏外伸着头向里张望着,我连忙叫媳妇和儿子看。其实爸爸心里也一定很是清楚,他基础看不到我们,但他照旧要等火车开走,直至看不到踪影才肯离开。我的视线瞬间模糊了。

阅读感言

所有关于爸 爸 的 目 光的感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