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雨露人生www.tsdhg.cn】
当前位置 : > 短篇美文 > 短篇故事 > 正文

幸福花园(短篇小说)

作者:admin
来源:未知 时间:2021-04-05 22:21 阅读:0次   我要投稿   作品点评

 幸福花园(短篇小说)

于崇河
 
红灯!
六十多岁的大姐迈上斑马线,望着斜劈面幸福花园小区的大门口,瞥见巨细轿车压了长长一大溜,又扫见电动二轮的驾驶员们都在猫腰探头张望,焦急的她心里打了个大疙瘩。她走过斑马线,听见身后车辆缓行的水流声,心田里那久旱盼雨的禾苗被车轮碾压得嘎巴嘎巴响。
大姐走进幸福花园小区,不由得放慢了步子。这一夜,她基础未合眼,家里又摊上大事了,是十几年前的大事又在重演,而且是严重的无法收拾了。那年大儿子就要结婚,女方却要求涨两万彩礼钱。理由是:彩礼十二万,照旧前二年定的价,如今啥啥都涨价,彩礼不涨不够用。其实这要求也在理,却难住了大姐两口子。一夜间,大姐的嘴唇就肿满了火燎泡,嘴都张不开了。跟弟弟志权弟媳珍子一提,珍子二话没说就又拿给了两万元。几年后,连同原先借给大姐的那两万全不要了。
这一回,大姐的二儿子二子的媳妇又闹离婚。理由也跟形势,和别人家比也不算特殊,就是想要在县城买个楼,要求公婆出二十万首付钱,说拿不出来就离婚。
大姐老两口没钱,想跟弟弟和弟媳提,又张不开口,二十万啊,就是借给也还不起。弟弟志权是人社局的干部,弟媳珍子是县二中的老师,两口子有两所楼,一处在向阳花园,一处是这幸福花园。今天是周日,两口子肯定都在家。大姐在小区院内晃悠着,正巧遇见弟弟的小舅子。大姐见他一件半旧的灰一条蓝一块的劳保防寒服紧裹着身子,猫着腰翻愣着一双小眼皮,正四下张望,其实他基础不是在看啥,走到大姐跟前,竟还没看见人。大姐忙喊:“表弟!表弟!”又问,“他们两口子都在屋吧?”表弟说都在,还说:“我闺女小巧也在这儿。小巧离婚了,她姑怕她精神上受不了,就让她在这儿恒久呆着呢。”
大姐一愣,忙问:“你家小巧为啥离婚?”表弟说小巧的男人养猪,去年挣了二三百万,在县城买了楼房,被一个小闺女儿盯上了,男人就不要小巧了。大姐忙问:楼房不能光属于他一小我私家吧!表弟哭丧着脸,胡子噘起老高,愤愤地说:小巧没心眼儿,男人手有几多钱她基础不外问,结果他把楼房写给了小三儿。
大姐气愤地说:“那就把孩子归他,让他欠好再找媳妇。”表弟说:“小巧还犯贱,舍不得孩子!”他一脸的埋怨 。
大姐想着弟媳珍子也在,就欠美意思立马上楼。她心里妙想天开着:志权和珍子他俩都五十六七了,连个孩子都没有,两所楼有啥用啊……大姐欠美意思往下想这事。又想:二十万啊,也不能张口借呀!自己的老头子都六十七八了,挣不来啦!当年的生产队,粮食产量低,打的粮食要先把最好的交公粮,剩下的才给社员分,一口人年分毛粮三百多斤,家家不够吃,吃不饱也得干累活,把身子都弄垮啦!上级还要社员加倍劳动,多打粮支援国家建设。那年头全国一盘棋……
大姐暗笑自己的妙想天开,她在幸福花园小区长时间的晃悠着,审察着院里进进出出的男男女女们。女的都是高等的羽绒服,红的、白的、紫的,都是打顶小腿肚子往下,那哪是服装啊,那不都是一床床羽绒被吗?再看看宽大的毛皮领,深深地埋着一张张鲜艳的美人脸。再看男人们,穿的多是棕的黑的蓝的,掐着屁股的羽绒夹克,不用去捏里面的鹅绒和鸭绒,就拿眼一扫那面料,就知道那都不是贱玩意儿啊!大姐看的眼花缭乱,她心里说:这儿可真不愧是幸福花园啊!他(她)们的羽绒服或许就是二子媳妇说的什么波司登里的雪中飞,另有什么红豆豆吧!她再看自己身上八成新的灰棉袄,脸上不由泛出尴尬的笑容。
珍子在楼上看见了大姑子姐,她急遽下楼来,一把抓住大姐的手。大姐粗拙的手被珍子手止亓宽大的镏子硌得生疼,同时她也看见珍子脖颈上的金项链又变粗了许多。

阅读感言

所有关于 幸福花园(短篇小说)的感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