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雨露人生www.tsdhg.cn】
当前位置 : > 文章阅读 > 文章大全 > 正文

丰碑

作者:admin
来源:未知 时间:2021-04-04 18:49 阅读:0次   我要投稿   作品点评

 丰碑 

  
作者|梁国政
 
 
谨以一束洁白的山菊花,献给指引我走上人生旅途的老红军。——题记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无休止乱砍滥伐,一根根上百年参天大树,在飞翔乱斧中纷纷倒下,发出凄厉的惨叫,再被无情烈火吞噬的叮咚乐曲,不再有出没山林荒原珍稀动物秀丽景色。
事情偏偏有这么巧,一连几十天艳阳高照,老天提倡威来不见一滴雨水,甚至连一丝微风也没有。忙于砍树烧炭的壮汉口干舌燥手足无措,不由得焦虑万分,猛然醒悟觉察问题的严重性。于是,生活秩序被彻底打乱,不得不停下工来,四处寻找生命之源。
  龟裂的田野庄稼枯萎,禾苗卷缩成干草一点即燃。旱情延续数百公里。寂静的荒原人迹消失,变得格外冷清,死一样的寂静。不久后,水终于泛起了,雷雨、冰雹,铺天盖地从天而降,特大山洪像凶猛野兽,将泥石一并席卷而来。山沟、农田、门路被泥沙掩埋,残酷的自然灾害,给山区带来了无穷的灾难…… 
------
三年自然灾害还留了个尾巴,到园地委组织的社队林林地权划分,确保造纸林基地建设顺利进行的领导们,聚会会议一结束,老红军薛和坐不住了,直肠病变手术后出院不久,宁愿违反医嘱,也不想坐在办公室。于是,急急遽找到领导,口气坚决地说,“我要到山区去走走,去运动一下筋骨。”庚即递交一份治理荒山植树造林的陈诉。
薛和是轻工部直属企业西南六0二造纸厂(宜宾纸业前身)副厂长,主管数千职工、眷属吃喝拉撒。刚出院不久,部里批准川滇界限组制作纸林基地,还来不及告诉他,谁知走漏风声让他知道了。
老红军要去种树,要让荒芜山沟重新恢复青山绿水,可是直肠癌手术后才两三个月,谁敢同意?再说,山区除医疗条件差外,尚未组建“林场”八字没有一撇,房无一间地无一垅,连住宿地方也没有,况且正处在严重自然灾害后期,生活条件依然十分艰辛,能让他去?可是,老革命却十分自信,因为经历过太多磨难,吃过太多的苦,因此不不以为然。宁静年代与战争年代相比算什么!而且他相信未来的队伍,肯定是一支能刻苦打胜仗的队伍。
他向上级直言:“战争年代没将我拖垮,难道还怕跌倒在小山沟?你们放心好了,不完成任务,我决不回来!”斩钉截铁的誓言,字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。看来,他是铁了心要去,差异意也得同意了。
离别工厂机械的轰鸣声,薛和如鱼得水,虽年过半百,仍意气风发,威风不减当年。重新焕发青春活力的他,着一身洗白戎装,带着轻工业部划拨的90万资金,林地权划分《座谈纪要》“这把尚方宝剑”,拉上一帮没有丁点林业技术的老少爷们,以及跨出校门不久几十个不到20岁的小青年,像重返战场一样,带上锄头镰刀一应工具和树仲,顶着凛洌寒风雨雪,雄纠纠气昂昂走进川南荒芜大山。
在房无一间的高县四烈公社,只能在大炼钢铁的煤厂废墟作为“场部”。没有栖身之处也无办公所在的“林场”无声无息降生了。即便暂住农户房檐屋下,老军人一样按队伍要求划分连排班,领导各人出早操沿公路晨炼跑步。他说,身在大山,必须有强壮体魄,否则不能打仗,不能胜任今后事情。于是,成建制的队伍每天像队伍口哨一响,出操,出工,学习,用饭,睡觉,完全进入军事化治理。残垣断壁废墟里升起了缕缕炊烟,埋锅造饭临时伙房里,无论苞谷饭,豌豆饭,红薯块,没油少盐的南瓜汤葵瓜豇豆,填饱肚子就行。老红军一日三餐与各人席地而坐,几块砖头木板权当凳子饭桌。苦中有甜,出生陕西的老军人,经常唱起悠场婉转的《信天游》,唱起《山丹丹开花红艳艳》。欢声笑语泛起在大山里,给荒芜冷寂的山沟平添了几分热烈气氛。歌声与欢笑,伴着各人渡过了创业初期最艰辛的日子。

阅读感言

所有关于 丰碑的感言